最近掉天狼坑嗚嗚嗚,吃米尤、吃不夠!!小狼犬嗷嗷叫聽的人受不了!?!?(喘
歡迎老司機們評論區聊天開車>_o(欸

選擇: 立即尋找2B會合[是]

回到市集,9S確認Pod153沒有發出異常聯絡,2B倒是移動到市集的邊界了,靠近大型商業設施的地點,大概是和沛寧小姐一起去的吧。

 

提示:收到Pod042-文字訊息。

[ 18:00,森之國王宮前]

 

都發出集合地點的意思應該是不要去找她吧?

還有近3個小時的時間,就在附近走走好了。

 

 

提示:收到沛寧-文字訊息。

[ 攤位右側的盒子,密碼520]

 

走到沛寧小姐的攤位前,發現右側有精巧的金屬盒,輸入密碼發現裏頭有兩枚不明用途的晶片。

 

得到[ 晶片-桃紅]x2

 

嗚哇…,真的不太想裝備這種奇怪的晶片呢。

可是沛寧小姐是在擔心我吧?

 

不知道晶片效果的情況下還是去遠一點的地方試吧。

 

回到通訊所發現4S也在那裏,他說要先去找提升通訊效率的材料,需要借用Pod就離開了。剛好這裡只剩下自己,對大門禁行加密後,為了不要因為未知的晶片效果破壞這裡的儀器,我解除所有武裝,包括FFCS跟NFCS,除了生命維持外的晶片也暫時移除了。

 

外觀相同呢,不一樣處只有不知名的編號。大概是同類型吧?

裝置編號01-晶片後我開始等待。

 

機體無任何反應,故障了嗎?

欸,再等等吧,預計1小時21分後出發即可。

 

嗚,觸覺接受器好像有異狀,肢體末端產生麻癢感。

 

心拍數輕微上升,在可接受範圍內,機體溫度也是。

不對,機體溫度大幅上升,離正常值>1.1度,要散熱才行…。

為了解省能源,通訊所關閉除門禁管理外的全部電源,卸除所有物件,即使在黑暗陰涼的環境中也仍有發熱,9S開始後悔裝置奇怪的晶片。

 

背脊貼在冰涼的牆面,感覺怪異感減緩下來。

但是有點…,空虛?不知道如何形容的不滿足。

 

不自主的蜷縮身體,閉上眼睛突然想到2B的事情。

想到在她髮梢別上月之淚的美麗畫面。

想到她使用電子毒品後大笑的有趣畫面。

想到在水沒都市掉進水裡全身溼透的畫面。

想到……

 

全部都是關於她的…

 

好想。

 

什麼呢?

 

緩緩睜眼,大概是太過思念,在記憶空間見到2B了。

她穿著白色的內裝,靜靜躺在那裏。

 

不,

她喘著氣、像自己一樣蜷縮趴伏在那,

不停呼喚著Ninez、Ninez。

 

正常應該擔心她是否感染病毒,我卻產生不知名的喜悅。

或許是因為在記憶空間內的關係吧。

因為在自己的記憶哩,所以,

做什麼都可以吧?

 

 

…可以的。

 

她的嘴唇是那麼柔軟,頸側的皮膚和我相同的發燙。

一切都是那麼美好。

我的…2B。

 

按捺不住、有些粗暴的將她的臉扳向自己,貼上皮膚輕蹭。

都是我的吧,都是我的。

反正在這裡…。

 

就算不是真正的妳。

 

在獵盜者駭入當下,那時利用通訊所內的監視裝置看到一切經過,自己充滿了憤怒與復仇的心情,所以才會選擇斬斷女性Android的手臂,為的就是讓她的同伴感到痛苦、報復他們。

 

沒有立刻去保護她,難道自己的內心是希望看到她的那副模樣嗎?

我,是如此的醜惡。

 

我,想對她△※吧?

 

 

和自稱Adam的機器生命體說的相同,

我的慾望是存在的。

 

滿溢出來的哀傷讓我笑出聲來,

我無法遏制的模仿那可恨的敵人對她所做的一切。

即使如此扭曲,卻無法滿足可怕的空虛感,就這樣啃噬她。

 

為了逃離這種自我厭惡,我離開記憶空間,強迫離開自己的世界,然而在黑暗的環境,下腹卻滋生出某種隱密的愉悅,迫使我伸手不停緩解。

 

不停的。

“ 2B…”

 

不停的。

“ 2B…”

 

不停的!

“ 2…B…”

 

這樣的我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Pod042:距離集合時間39分54秒,建議向目的地移動。

 

“ 剩最後的了!”

沛寧催促著其他Android,手上繼續忙著。

 

“ 這樣真的…好嗎?”

 

“ 非常好的,9S一定也會高興的”

 

鏡中的自己與往常不同,解除武裝後,褪下黑色的、彷彿悼念YoRHa部隊的喪服,眼中映入純白的色調,雪白長裙下是點綴藍色碎花的鞋,手臂是蕾絲材質制成的長袖,水藍的緞帶繫在腰間及頸部,大幅度露出的後背讓我有些不習慣。

 

嘴唇傳來滑膩的觸覺,淡粉色的膏狀物被塗抹於上,據說是舊世界人類所使用、被稱為化妝品的裝飾物。

 

“ 無法理解,這樣的外觀和自己的異常體感有何關聯?”

 

“ 如果由我解釋,2B小姐大概也會無法理解,所以計畫用這樣的裝扮讓9S產生相同感覺,他的話一定能讓你明白的。”

 

“ 所以應該一開始就問9S…”

 

“ 不不不!”

一旁的Android們發出輕笑,沛寧小姐搖頭,用她生鏽的前臂握住2B。

 

“ 因為,9S其實奇怪呢,好像什麼都懂、卻又什麼都不懂”

 

 

Pod再次提醒時間,一群人急忙地朝森之國王宮移動,為了不要弄髒衣服還特地圍上披風。沛寧說也算是給9S的一個驚喜?

 

 

一直以來9S隱藏著什麼。

自己是知道的,因為從最初的”任務”開始,我也不斷逃避、把組織當成虛偽的信念,不願去思考。放棄看見真相,所以無法說出真相。

 

曾經的某個人類說著: 我思,故我在。

如此,我不可以擁有感情,” 我”是不存在的。

只要服從既定的模式,就能被給予和他相處的日子。

 

即便是為了再一次的結束。

 

 

“ 诶?看起來很低落啊…”

 

到達目的地時,他們並沒有立即上前,反而是在遠處的樹林看到9S躺在王宮前的階梯,手上心不在焉的扔著石子,也難得的拿下眼罩。

 

那種異樣的感覺又出現了。

是他的存在使我產生了[心],再怎麼否認也無法改變,明明沒有思考就不會得到心,但注視著Ninez,他總是能讓我有生存的感覺。

 

每當靠近他,越發強烈的、自己是活著的感覺。

矛盾的令我痛苦…!

 

殺害他的我,卻得到活生生的心,心的重量讓我痛苦的無法思考,但是心卻驅使我去見他,讓我獲得更多的感情,如怪物瘋狂的不斷成長。

…困在這被詛咒的輪迴永遠循環。

 

總有一天,或許心的怪物會這樣取代我。

再一次的把Ninez…。

 

[ …憎惡你的命運吧。]

 

像是從心中流淌出話語,你是誰?

 

[ 破壞痛苦的根源吧。]

 

我該怎麼做。

 

[ 把心破壞掉。]

 

我該怎麼做。

 

[ 拒絕思考吧,服從我]

 

我該怎麼做…?

 

[ 把你的心…,把9S…]

 

我要…殺了你…!

 

 

眼淚不停落下,在沛寧震驚時,我無法遏制的想要他。

告訴我答案吧…!

 

告訴我怎麼做!

 

告訴我…Ninez…

 

…。

 

 

“ 2B…!到底怎麼了!?”

高速接近的物體讓我誤認為敵襲,正準備進入戰鬥模式,眼前卻出現白色的身影,如圖書館中所記載的、神的使者。

 

可以的話,請讓天使帶走醜陋的我。

 

她不斷哭泣,她一切的悲傷都使我感到痛苦。

 

但是,明明如此痛苦的她,樣子卻如此美麗。

 

 

她的一切,為我帶來喜悅。

他的一切,為我帶來苦痛。

 

她使我滅亡。

他使我生存。

 

她賦予我守護的寶物。

他給予我殺戮的詛咒。

 

 

即使得到家人。

即使失去信念。

 

我也想傷害她。

我也想愛著他。

 

 

 

[無法克制的厭惡自我。]

[無法克制的厭惡自我。]

 

 

 

“ 2B…,我在這裡,就在這裡哦。”

 

又是哭泣的臉呢,每次感受到嘴唇柔暖的溫度時。

什麼時候能變成充滿喜悅的呢?

 

“ 美麗的女士,請問願意和我跳一支舞嗎?”

 

“ Ninez的話…。”

 

“ 嗯!”

 

牽起她顫抖、恐懼傷害我的手,我在手背印上吻。Pod們撥放著舊世界的溫暖樂曲,不知道原因為何,但無所謂,跟著不知是否存在的[心]走吧。

 

在她的髮梢別上小心翼翼收藏著、據說能實現願望的月之淚的髮飾,她是記憶庫中最美麗、無法移開視線的存在。在我扶住她的腰時貌似嚇了一跳,可愛的讓我笑出聲。

 

沛寧悄悄寄給我舞蹈的影像,很好看卻有些困難。

就隨興的跳舞吧。

 

希望在能源耗盡前,我們一直、一直…。

 

 

請永遠伴我身邊。

請永遠伴我身邊。

 

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

畫風突變N次的章節XDDD

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了(菸



评论(2)
热度(14)

© 沒有所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