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掉天狼坑嗚嗚嗚,吃米尤、吃不夠!!小狼犬嗷嗷叫聽的人受不了!?!?(喘
歡迎老司機們評論區聊天開車>_o(欸

選擇: 立即尋找2B會合[否]

果然還是很在意啊…,去市集裡尋找那個資料的修復方式吧。

 

雖然短時間內敵人來襲的可能性極低,但考慮到獵盜者團體存在複數個,9S將Android[捷爾]的機體設定為自閉模式,切斷所有網路連結,並使用其裝備進行偽裝,命令Pod153看守通訊所。

 

從地圖位置顯示,2B目前停留在市集中,位置大略為沛寧的情報屋附近,只要避開那附近移動,估計2B也不會發現自己,這個距離也可以在敵襲時迅速掩護。

 

不過有些奇怪啊…,變裝後反而吸引了其他Android的注意,不過也難怪,仔細想想人類少年外觀的機體確實不多見,卻也非難得一見。推斷變裝行動還是有隱藏效果的,不過說話方式倒是得改變一下呢。

 

“ 呦! 請問有販賣資料復原的程式嗎?”

 

“ 沒見過你啊,小鬼”

 

“ 我的記憶區塊在戰鬥中損毀了,運氣真差啊”

 

“ 诶,那你的同伴呢”

 

“ 走散囉,連長相都記不起呢~”

 

“ 嘖,真是衰運的。我這只有賣道具,資料維修的話去那吧”

道具屋的男性Android指向一棟紅磚搭建的五層建築,外牆雖然斑剝但看得出有誰維護,周邊築有一圈裝飾鮮豔布條的圍籬,上頭纏繞著爬藤類植物所以看不清楚裏頭的狀況,不過隱約能聽到嘻笑聲傳來。

 

“ 小心被$^&@起不來啊嘿嘿…”

 

“ 那裏是…?”

 

“ 模仿人類性活動的交易所呢,有個擅長資料救援的Android在那裡,不過你得先買兩個晶片玩玩呢”

 

“ 嗚哇,真麻煩... ,那給我好點的價格吧”

 

[晶片-桃紅]*2 入手

 

 

不是很想裝備呢…,這種用途不明的晶片。

總之先朝目的地移動吧,然後將2B的位置標示在地圖上,突然有種在躲著她做不好的事的錯覺阿,而且資料中人類對生殖和性都呈現隱藏的概念,所以算是不好的行為嗎?然而文獻中卻不斷讚揚與之相關的、愛情的美好。

真是矛盾的邏輯阿...,人類。

 

啊、突然朝這個方向來了!

 

右後方遠處的轉角,2B和沛寧小姐不知道在說些什麼,小型機器的上肢不停揮動著,拿起各種不同色彩的...布料?往2B身上比畫,能想像出那種生鏽的摩擦聲。旁邊還有幾個女性Android,應該和沛寧小姐認識,拉住2B走進店家了。

表情看起來有些困擾阿,我到底該不該過去...。

 

“ 那個新來的機體不錯阿”

昰在說2B嗎?

 

後方兩位男性Android說著。

不過這樣在背後議論的感覺真差阿。

 

“ 那種外裝,不就是讓人...嘿嘿...”

 

“ 昰阿,說不定新型的那裡更......嗚啊啊啊啊啊!”

 

“ 噫!昰機體自行做出攻擊的!”

 

“ 你這傢伙…!故意找碴吧!”

 

 

……。

真難、得、阿~

Android居然像人類一樣打架呢~

 

哼。

 

 

圍籬的缺口處有個明顯為戰鬥型的男性Android看守,似乎鄙視著我的外觀model,不過遞上較稀有的零件也就放行了。如人類般的貪婪,這樣的負面慾望竟然反映到Android身上,大概是連造物主也無法預測的吧。

 

撩開垂下的藤蔓,庭院、長廊上、建築物的陰涼處,映入眼前的是如同使用電子毒品後的奇怪景象。女性的軀體一具具慵懶的躺臥斜坐,即使是從正門走進的自己,她們的視線也沒有移動的意思,像在戰鬥中死亡時,無法聚焦的望著虛空,軀體與數據分離的模樣,像失去靈魂般。

 

啊,如果Android有靈魂的話,她們就像那時,失去2B的自己,放棄思考,任由軀殼帶著自己前進,最後期望毀滅。

 

不遠的窗台邊,一具黑髮的女性機體不停發出嗚咽,她沒有掙扎,手無力的搭在趴伏在身上的男性Android肩膀,讓他壓在牆面、上下上下的搖動著,大略能聽到” %^你個小%&*”、” 下面$^&%$*”之類的汙辱話語,然後一陣痙攣後將她向廢棄物般扔在地上,旁邊留下幾個物資就離開了。

 

她大概沒有起身整理的意思,身上破爛的布料無發稱做衣服,就這樣躺在地面,看著那些物資發呆。那些對戰鬥型或新型機來說隨手可得的零件。

 

貌似發現自己的存在,她勉強扭頭看像我,距離太遠不知道在說些什麼。我走過去扶起她,至少是靠在牆邊的坐姿,正在撿拾那些物品時,她隨手扯過我的褲袋,手上的東西散落一地,發出敲擊的悶響。

 

“ 你是下一個嗎?”

 

“ 或許。”

 

“ 你打算拿什麼換”

她解開了我的褲腰,漫不經心的摸上我的擬生殖組件。

 

“ 值得的東西”

 

“ 3個黃鐵礦?”

她發出嘲笑的語氣,輕蔑的眼神盯著我。

 

解下披風,雖然短了點也足夠遮掩光裸的軀體,我單腳跪在一旁,擔心令她誤會

,刻意放慢動作,梳理糾結散亂的黑髮,一束束紮起來後有了柔順的觸感。應該一段時間沒有清理,簡單的挑掉灰塵,用布條綁起來。

 

“ 我來找擅長資料救援的Android,知道相關情報的話請告訴我”

 

“ …。”

 

“ 有位對我來說非常重要的女性,我間接地傷害了她。希望自己能傳達重視她的這份心情,對沒辦法保護她的自己感到憎惡”

 

“ …。”

 

“ 這樣複雜的情緒卻是我最重要的寶物…”

 

 

“ 安潔。”

輕探口氣,彷彿是吐出絕望,她扯出酸澀又真實的笑。

 

 

“ 能被你重視的傢伙還真是幸運啊”

她捏住9S的下顎,像審視般投以銳利的目光。

 

方才趴臥在地的Android聚集了過來。一個金色短髮、手腳破碎部件用繃帶纏繞的女性,無法判斷機型。另一個紅色捲髮、左臉損傷使用眼罩的女性,從腰間的短刀和電熱鞭判斷,應該是近距離格鬥型。

 

“ 跟著來吧”

安潔領著他們往建築物深處走去,長廊兩邊幽暗的房間內不時傳出女性的哀鳴,偶而甚至傳出殘暴的咆嘯。中途9S有些忍不住想過去,但被紅髮的Android按住肩膀,的確,他去了也什麼都做不到,就算打倒這個施暴者,還會有下一個、下下個,估計建築物裡所有的Android都有相同想法。

 

[ 已經全部無所謂了]

失去生存意義的的極度悲傷,還有…憎惡。

非常了解的。

 

穿過走廊,建築中央是一個天井,一顆古老的大樹聳立其間,茂密的樹叢帶來涼意,底下放置幾張堪用的桌椅,屋簷下散佈著書櫃,是個適合休憩的場所。

 

“ 艾爾莎,來找你的”

 

從樹的背面傳出誇張的哈欠聲,除非陸或野豬那種有機生命體,Android應該不會打瞌睡才對…。看來是個隨興的傢伙呢。

 

一位紮馬尾,棕髮的女性Android伸著懶腰,漫不經心地走過來,途中差點被地上的書本絆倒,不過他沒有很在意的樣子。

 

“ 诶,是個小鬼啊”

 

“ 外觀模型是不可靠的喔”

 

“ 我的意思是剛製造出來、沒啥經驗的新~型~,小鬼”

 

看到我有些皺眉,艾爾莎大笑起來。

“ 瞧你這緊張樣,被我說中把皮繃緊了?真是好套話”

 

“ 確實是沒經驗所以來找你幫忙呢,艾爾莎小姐”

 

“ 叫姊還真是把我喊老了”

 

“ 不然怎麼稱呼你好呢”

 

“ 叫我艾爾莎大人,求我就考慮下幫你”

 

這人還真是惡劣啊…,不對,應該說是無聊。

“ 那艾爾莎大人請幫幫我吧”

 

“ 欸,這就妥協了。我不喜歡沒原則的傢伙呢~”

 

…乾脆直接hacking奪取機體吧。

 

“ 哇,好可怕的臉。不如先告訴我名字吧”

 

“ 9S…”

 

“ 新型機真的都很無趣呢,居然用編號當稱呼”

 

“ …。”

 

“ 那9君想要我做甚麼呢?”

 

“ 我叫9S。有希望修復的資料”

 

“ 這樣啊這樣啊,那你要拿什麼換呢?”

 

“ 你需要什麼呢?”

 

“ 等等,艾爾莎”

安潔指了自己頭上的髮飾,兩人就這樣停頓了近20秒。

 

“ 看不出來啊…”

艾爾莎的表情稍微認真起來,像安潔小姐那樣,抬起我的下顎,直勾勾的嚴肅目光和剛才的嘲弄判若兩人,簡直散發出司令官的威壓。

 

“ 既然你都對安潔那樣說了,就聽聽你的煩惱吧”

 

所以那個停頓是在讀取安潔小姐的記憶?

完全猜不透的對象,太危險了。

 

正想轉身逃離,紅髮的Android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背後,一下把我扛了起來,走到樹後的地墊把我扔過去。

 

“ 嗚啊太粗暴了吧!?”

 

“ 這種程度就粗暴?你怎麼活到現在的~”

 

其他幾位也在旁邊隨意坐下來,沒有散發出任何敵意。

應該還可以收集一下情報。

 

“ 昨日,我和我的同伴遭受獵盜者的攻擊,雖然現在沒事,但當時我的機體被奪取操縱,對非常重視的人做出褻瀆的行為”

 

“ 人類的性行為?”

 

“ 差一點…”

 

“ 你的內心是怎麼想的?”

 

“ 诶?”

 

“ 除了憤怒、懊悔,難道沒有隱密的喜悅?”

 

“ 怎麼可能!因為傷害她而喜悅…!”

幾乎是吼了出來,心拍數紊亂且上升,不自覺的做出攻擊態勢。

 

金色短髮的Android警戒起來,大概想直接攻擊,不過被安潔阻止了,艾爾莎依舊放鬆的坐在那哩,慢悠悠地等著我回答。

 

“ 我想和她一起活下去,我們的使命已經不存在了…,從最初就!不希望她被困在受詛咒的命運裡,不該是這樣的、不該是這樣的。”

 

“ 所以?”

 

“ 所以我要讓她遠離全世界的惡意,直到能源耗盡前都要保護她。”

 

“ 真是未經世事的小鬼啊。你真的認為背負的了?”

 

“ 為了她的話。”

 

“ 曾經我也這樣認為呢…。為了同伴,自己可以背負一切,但最後…,只剩下我們幾個了。”

 

“ 艾爾莎…”

 

“ 別走我的老路啊,9S”

 

艾爾莎抬起手,溫柔的撫過紅髮Android面部的損壞,又轉過頭看著整理繃帶的金髮女性。

 

“ 傷害她的不是你,而且,那個行為由敵人來做確實是暴虐,但由珍惜她的你來做,或許是你們都渴望的。為什麼這棟建築物會散發醜陋,你有想過嗎?”

 

“ 人類由[性]製造後代,可以說是延續種族,也可以說是由愛而生;但無法否認也有單純發洩惡意的個體,就像你走進來看到的”

 

“ 你想對她△※吧?”

 

…。

 

……。

 

“ 既然沒有使命束縛,慢慢想吧”

艾爾莎胡亂的揉了揉垂下的腦袋,起身從樹根旁的箱子裡拿出[儀器]。

 

“ 這是我以前做出的資料救援器,把數據導入等待修復就行了,但不保證100%成功啊,就給你吧”

 

“ 謝謝,艾爾莎小姐”

 

“ 對了,你該不會是從道具屋的大叔找來的?”

 

“ 诶,是的。怎麼了嗎?”

 

“ 他強迫你買晶片了吧…,那個不是壞東西,可是這種時候用也不太好呢。總之等你告白成功再說吧~”

 

“ 那東西到底是…”

 

“ 只能說又愛又恨呢”

 

到底為什麼能突然從威嚴的氣場變成這麼不正經啊…。

過一陣子再來收集情報吧。

 

 

離開[性交易所],9S立刻使用[儀器]修復[#@%*的100種姿勢],幸運的是資料居然100%完成修復了,或許艾爾莎小姐是類似H型的機種嗎?

糟糕的是修復完的資料如4S預測的相同,完全沒有任何幫助,而且9S認為2B看到資料裡的圖鑑說不定會以為自己中了倫理病毒吧…。

 

得到[ 性的100種姿勢]x1

 

可是…,先儲存起來吧。


 

-接續主線-



评论(2)
热度(8)

© 沒有所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