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掉天狼坑嗚嗚嗚,吃米尤、吃不夠!!小狼犬嗷嗷叫聽的人受不了!?!?(喘
歡迎老司機們評論區聊天開車>_o(欸

NieR Automata:人形達ノ記憶 後日談 07

無聊但是不得不的過度章節...幾乎沒有9S沒有2B慎入~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 

 

鞋底撞擊岩盤的聲音在峽谷內迴響。

進入岩石帶後經過4天,由於當地磁場干擾無法使用通訊,辨別方向的辦法只剩下觀察太陽位置與夜空中的星座,預計需要再花11日才能通過。

 

身旁的景色除了偶然崩落的碎石,其他就是大片垂直的高硬度岩壁,形成這麼深的溪谷應該要數百年的時間吧。不過這裡的時間跟靜止很像,除了苔蘚植物和以此為生的草食性齧齒類動物,應該是某種鼠類? 也只有那樣嬌小的體型勉強能在岩縫中居住,視線所及的都是灰黑色的石塊了。

 

這一帶環境溫差極大,白天日照強烈,人造皮膚都被曬得發燙。新型機體不需取水就能維持運作,但他使用的是舊世代義體、如果不攝取水份頂多在這個嚴酷的氣溫作動兩天吧。得休息一下了。

 

“ 41H?怎麼停下來了?”

 

“ 嗯,機體溫度上升中,還是先休息下吧”

 

“ 抱歉,我又忘了…”

 

“ 沒事沒事! 沒有責怪你的意思! 畢竟不是自己的義體嘛”

 

為了得到水源,在進入岩石帶前我製作了簡易的小型飛行裝置,下面就裝著水桶,輸入指令後可以下降到溪谷中取水,節省負重多餘物資。

…不過很簡易的關係,取水一次就需要30分鐘,就當順便休息吧。

 

看著飛行機緩緩下降,溪谷深處的陰影好像飢餓的怪物,隨時會侵襲吞沒我們。大概是H型的特性吧,我的迴路不怎麼悲觀思考,但名為同伴的野獸撕碎了27B的身體,把她推入某個溪谷怪物的嘴裡...。

 

我開始恐懼,懷疑同伴。

 

看著眼前的男性Android,幾個月前的記憶在腦海裡依舊清晰。

27B變了,在某次降下任務結束後,從飛行裝置走下的她看起來疲憊不堪,據說在任務初期就已經喪失H型隊員,之後為期17日的機械生命體殲滅戰陸續失去兩位B型,奇怪的是作戰結束前兩天,終於恢復的通訊中,E型隊員表示編隊中的S型自決,然後接下來的48小時又呈現失聯狀態,直到最後存活下來的27B回到Bunker,彙報任務完成、除了自己外全員Lost…。

 

“ 27B!好嚴重的傷…,我們立刻…!!”

 

[ 27B,任務辛苦了,但請先至司令室報到]

通訊員沒等他的回應就結束了對話,明明等維修完成再去也無所謂的…。

 

“ 41H”

 

“ 是的!我在!”

 

觸覺神經受損,她連微笑都顯得有些怪異。

“ 謝謝你。”

 

“ 不…會?”

 

僅僅3天後27B又被派遣到地面進行調查任務。在峽谷中…,由B型、執行調查任務…?太奇怪了。離開前的整修,我忍不住偷看她的郵箱,短短幾個文字訊息讓我感受到名為不安的情緒,由27B擔任隊長的小隊中只有戰鬥型,所以我第一次、從被製造出來至今,說出了謊話。

 

將27B的左手感覺神經暫時癱瘓,我向通訊官提出增加H型隊員一同執行任務的建議。令我意外的是,司令居然同意了,反倒是27B強烈抗議”任務地點危險不適合非戰鬥員同行”,最後變成三位B型和我的編隊。

 

 

 

“ 41H?”

 

“ 诶诶是的!我在!怎麼了嗎?”

 

“ 感覺你最近一直在發呆呢”

喝了幾乎半桶冰涼的河水,27B的體溫明顯降低。看見” 他”抹抹嘴,把剩下的水遞到我面前。

 

“ 沒關係的,你喝吧!我對水分的需求沒那麼…”

 

“ 喝吧,很舒服的”

 

“ …嗯。”

明明完全換了張臉,不對,整個身體都換過了,雖然是陌生的男性臉孔,但是一想到裡面是27B,我還是緊張的一楞一楞的…,她大概會在心裡嘲笑我吧嗚嗚…。如果6O在這就好了,她最擅長緩和氣氛了,長的可愛、討人喜歡還會瞞著司令幫大家想告白方法…,欸…,除了H型配備的機能外我就什麼都不會呢。

 

對不起阿,6O,到Bunker墜落前的最後,你都在擔心我…。

我卻躲起來了。

 

 

 

Ho229全機返航,那時我們降落在峽谷附近的一處抵抗軍營,交換情報後了解任務內容是調查附近一座溪谷,因為最近發生幾起抵抗軍失蹤且最後座標都在峽谷附近的事件,詭異的是搜索多次都沒有探測到機械生命體的反應,而且連抵抗軍的殘骸都找不到,就像憑空消失、被傳說中的山神藏起來一般。

 

“ 看起來附近也沒有戰鬥過後的痕跡”

 

峽谷像被利刃斷開似、筆直向下,下去的唯一方式只有取水用的狹窄斜坡,那是直接在岩壁上開鑿,看得出來有長年修補的簡陋落腳處,如果發生戰鬥應該沒有人造人會笨到往底下走。

除非是自己走下去的。

 

詢問一旁的看守,平均每三天會組成取水小隊,因為確認過谷底並無敵性反應、且營地就在正上方,所以沒有編入護衛,而失蹤事件的時間也不一定,但都發生在單獨行動時,會請求YoRHa部隊幫忙是因五天前一口氣消失兩人,還都是配有武裝的戰鬥員。

 

隨營地負責人帶領,我們一路向下,沿途發現周遭岩壁越來越不平整,凹陷的部分露出黑色的堅硬礦物,大概是火山岩?鑲嵌在大片白色岩壁上就像山谷長出黑色的瘤,仔細看還發現些黑漆漆的”凹洞”藏在其間,越靠近底部這些洞窟就越深越大、幾乎由堅硬的火山岩組成。

 

現在有兩個假設,其一是取水過程中受到潛藏岩洞中的敵人攻擊、只好躲進裏頭等待救援;其二是失蹤者發現了什麼,自己進入洞窟卻出不來。

“ 或不願意回來。”

 

“ 27B?那是…什麼意思?”

 

她嘴上說的輕巧,眉頭卻皺了起來。

另外兩位沒見過的B型倒是沒甚麼反應,但27B…。

 

洞窟的數量太多了,推測經過長年水流沖刷,有些說不定內部相通、還有湍急的地下河穿過,一個一個調查估計要幾個禮拜,亂槍打鳥的效率也不太好,而且洞窟內不只漆黑還瀰漫水氣,若不小心滑倒被沖進深處大概只能讓POD進去回收晶片自殺,義體就永遠困在裡面了。

 

氣氛越發壓抑,我們決定先回營地收集情報,討論出點頭緒再行動。

 

 

 

“ 我們繼續走吧。”

 

“ 嗯!”

 

和眼前無邊際的岩石帶一樣,那個抵抗軍駐守的峽谷也是景色單調,岩石、碎石、崩落的岩壁,真不知道為什麼要在那種地方浪費兵力阿,那種簡陋的武裝、心不在焉的氣氛,根本像裝飾品似的。

至少當時的我是這樣想的。

 

 

回到營地後又過了幾天,這裡低落的士氣好像讓時間凍結了。

再沒有人關心失蹤的隊員,沒有不知道自己何時會受害的恐慌,每三天的取水照樣進行,跟在旁邊警備的我們彷彿也失去意義,連我們的時間、也快停止了,而B型間維持的沉默氣氛更加重這些。

 

“ …我去走走唷。”

 

“ …。”

 

隱約聽到27B嘆口氣,突然放心了。以前出任務時明明是嘴巴上不說,其實很關心大家的,但自從那次任務回來就越來越疏遠,好像要讓自己消失一樣。就算她一直很可靠!可是、我也是會擔心的啊!又是這樣不說話…。

 

[ 吭鏘]

 

嗯…?那是…,取水的隊伍?不對,只有一個人。雖然據營地負責人說有時會臨時缺水,但是都已經入夜了,氣溫降低還能有多大用量…。金屬大桶看起來笨重,每每挪動腳步就發出撞擊聲響,雖然離營地有段距離,但大部分人休息的時間他還是小心翼翼地減少音量,這讓抵抗軍在向下的路途行走不便,不過這也讓他沒空注意我的腳步。

 

越向下走,峽谷造成的陰影就越來越暗,本來該是這樣的。

黑暗中出現淡綠色螢光,大大小小的分布在四周,雖然不足以照明但對人造人的夜視能力來說足夠指引方向,那些光斑越來越大,我這時才發現、原來發光的是白天那些如黑瘤般的岩石,峽谷底端因為分布豐富反而亮度最大,再跟蹤下去應該會被發現吧? 

 

猶豫的時候,抵抗軍來到一個洞口前,我會這麼說是因為那裏很明顯,在黑暗中發出環型光,絕對不可能是天然形成,而且金屬桶落地後居然發出裝滿東西的笨重聲響…,一開始就是滿的”水桶”。

 

“ 這是今天一半的貨”

 

“ 嘖,小聲點…”

 

看不清楚容貌,但可從聲音辨別是兩名男性人造人。

從洞裡又走出幾個黑影,傳出一陣拖拉聲,大概把箱子推進去了,所以27B的推論是正確的,他們是不願出來…。

 

…叛逃的抵抗軍。

 

雖然YoRHa部隊與抵抗軍的這種無關,但是可以結束這枯燥的任務倒是挺不錯的。趁沒被發現前趕緊回去吧。

 

“ 呦別急著回去阿”

 

“ 呀阿阿!!!”

 

頭頂被鈍器擊中,機體不穩的向前倒下,原本聚集在洞穴前的抵抗軍也圍了過來把我壓制在地。我這時才看到後頭的是營地負責人,他剛剛大概用金屬桶狠狠砸了我的頭,連視覺迴路都出現雜訊,但是我還是看到了,桶子裡是滿滿的彈藥和武裝,連身上都背了幾把槍。

 

“ 你也得失蹤一下呢,好奇心強可不是好事”

 

我立刻向27B發送求救訊息,可是峽谷地形會阻礙通訊,甚至無法確認她是否收到,而營地負責人倒是冷靜,和其中一名抵抗軍交代收拾上頭、就催促他回營地了。這樣下去連27B她們也…。

 

新型機就算出力大,非戰鬥型也無法同時應付三人,我就這樣被鐵鍊綁住往洞窟拖去,地面的碎石讓衣服都劃破了,雖然對機體損害不大卻讓腦子很火大阿…。

 

往洞窟中移動一段,裏頭忽然亮了起來,岩壁上的照明小巧、在漆黑的情況下很難發現,而在盡頭的地方有高起的斷層擋住去路,聽到他們喊了聲不知名的口號、上頭降下了長鐵板,我趕緊記錄下來發送給27B。

 

“ 你是維修員吧,給你個機會…”

 

在哪裡我看到了一個小型營地,真正前線作戰該有的緊張感。

明亮的岩洞內搬運各種資材用於製造武器,而這些裝備都被設計成可輕鬆拆卸移動,岩壁上布滿粗黑的電纜,猜測除了有線通訊外還有不知接去哪的能源線,阿、是纜車,那是模仿舊時代人類的運輸車,他們在看到我出現後更加速的搬運物資,就像要把這裡清空似的。

 

“ 本來還想為革命軍多湊點武器的,沒想到給你破壞了…”

 

“ 咕…!!!”

 

腹部被重擊,因為手腳被綁住、我忍不住在地上打滾,還沒緩過來就感覺頭頂傳來刺痛,我被揪著頭髮抓了起來。

 

“ 你們這些天上的傢伙…,新型了不起啊!!”

 

這次被跩著裝像岩壁,感覺太差了。

 

“ 以後也會跟我們一樣淪落,被扔在地面賣命…不”

 

其他抵抗軍也圍了過來,我知道那種蔓延開的情緒,就像任務時同伴被破壞卻什麼都做不到…,就這樣繼續…。

 

“ 送死。”

 

我抬眼看著他,很奇怪的表情,明明一臉冷靜卻又複雜的多,剛才針對我憤怒的情緒也消失了。

 

“ 用你的眼睛確認真相吧,還什麼都不知道的……”

 

 

“ 41H!!!”

 

入口處傳來爆炸聲,這個距離就可以把我聽到的…,傳送過去,這樣我…有幫上你…嗎?

 

紅色的液體噴濺在眼前,大部分的物資幾乎搬運完畢、消失在隧道盡頭,這裡只剩下我們和幾具抵抗軍的義體。舊型機是已經沒有地方備份個人數據的。

鐵鍊被解開了,雖然損傷不大機能也幾乎正常,但我既不想動也不想說話,他們大概會以為我傷得很重吧。

 

另外兩個B型說營地已經清理完畢。清理…嗎…。

我閉上眼睛讓27B揹著走,就這樣回去基地。

 

“ 等等…”

 

才踏出洞窟,地面傳來隱隱震動,搖晃越來越大。

 

“ 地面裂開了!?”

27B帶著我跳開,但裂開速度太快、我被勉強拋到一個落腳處,側臉撞的發疼,但是貼著地面的緣故,我清楚聽見地底傳來的爆炸聲! 他們為了防止追蹤居然把整個峽谷炸了! 得趕快離開才行。

 

 

“ ……!!”

怎麼會!?27B在…戰鬥?

 

不斷崩落的地面,兩個B型不斷對27B揮舞軍刀,連POD也在攻擊她!滿身鮮紅的液體幾乎使我混亂,我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不知道……。

這種事情…,我是!!

 

…。

 

這就是憤怒吧,POD在背向我時、無比的憤怒讓手中的石塊砸出,把它變成一堆廢鐵,另外兩個B行錯愕時27B解決了一個,另一個被石塊壓住了,我就這樣冷眼看著她被埋沒、消失了。

 

好累…,我拖著27B的身體往上走,狹窄的道路幾次崩塌,差點又跌回谷底。除了石塊崩落和拖行重物的聲音,好安靜。我沒有S型的敏銳,但是這件事絕對不能讓司令部知道。

 

拔掉YoRHa通訊的識別晶片,我把它們扔進谷底,以後也用不到了。

營地裡死寂一片,又是成堆抵抗軍的義體,大片鮮紅看得我刺眼,或許這是H型的本能反應吧。不過這樣材料就夠了。

 

選了一具損壞較輕微的義體,拔取可用部件,我的工作開始了。

27B不管改造成怎麼樣都是27B。

 

 

啊,之後得想辦法找擅長駭客的機型呢。

不把敵我辨識系統去除,肯定會很危險。

 

 

 

“ 27B…”

 

“ 怎麼了?”

 

“ 沒什麼…”

 

她像很久以前那樣,我第一次幫她維修那樣,輕輕拍了我的頭。

我依舊不敢問她被攻擊的理由,是那個抵抗軍領袖說的真相嗎?那到底算什麼,其實我也不太想知道,不擅長思考又帶有過多情緒大概是H型的通病吧,反正27B在就好了,我是這樣想的。

 

 

“ 在幾天就能匯合了~”

 

“ 嗯…,關於Bunker隱瞞的真相,他們知道多少呢…”

 

“ 總會有辦法的啦!!”

 

“ 嗚啊…!41H,專心走路…”

 

“ 反正一起總會有辦法的!”

 

 

 

 

 

…。

 

“ 呼…,終於又修好一台終端機了…”

9S幾乎躺在地上,有些不滿的盯著遠處,4S正和剛巡邏回來的2B說著什麼,好像又讓她去幫忙了,嘖,沒看到她剛回來需要休息嗎…。

 

看到2B往這裡走來,9S立刻從地面坐起,看到她手上拿著…手指!?

“ 2B!?你沒事吧?難道是獵盜者!!”

 

正打算讓POD拿出止血凝膠,2B伸出十隻手指。

“ 不是我的”

 

“ …诶?”

 

在森之國外圍,靠近帕斯卡村子的一座城牆,那裡發現POD殘骸和幾塊人造人的部分義體,4S建議去那裏調查看看。的確,Bunker墜毀後地面上肯定還有數量不少的POD在運作,如果能覆蓋使用者資料的話…。

 

這一帶的人造人幾乎都知道要開戰了,一是因為我們大規模的戰備部屬,二是這裡幾乎有七成的士兵都支持艾爾莎,不願參加戰鬥的早在聽到消息後離開了。再往前走一段,那個城牆剛好處於巡邏邊界,難怪現在才發現。

 

Pod153: 警告:發現敵性反應。

 

“ 獵盜者嗎?”

 

Pod153: 否定:探測訊號顯示為YoRHa專用輔助機。

 

眼前炸開火花,城牆縫隙中射出子彈,無法辨識攻擊目標,且石壁阻礙的關係也無法進行駭客。和2B向後撤退,Pod153開啟防護罩。

 

Pod153: 建議:Pod042進行突擊。

 

Pod042: 了解,開始突擊。

 

“ 诶!?”

 

在沒有YoRHa機體的指令下,Pod幾乎是不會進行主動攻擊的,但今天Pod153和042幾乎是有自主意識般組成戰略攻擊,明確展現和我們類似的思考。

 

Pod042直接飛行越過石牆,後頭傳來雷射光束的爆炸聲,能看到另一台閃著綠色信號燈的Pod飛出,向我們的位置加速前進。

 

Pod153:建議:YoRHa機體9S及2B的閃避。

 

“ 這是當然的吧!”

 

Pod042:修正:建議閃避後由輔助機進行攻擊。

 

Pod217:疑問:阻礙YoRHa計畫結束後的清除任務原因?

 

Pod153: 由於未來的可能性。

 

Pod217:無法理解,建議執行原定清除計畫。

 

Pod042: 反對,建議一同理解原因以進化自我思考能力。

 

Pod217: 確認:Pod153及Pod042違反規定產生私人情感,將執行處分攻擊。

 

Pod042: 無法理解何謂情感的思考迴路判定無法溝通,立即攻擊。

 

153和042,談論過何為感情?9S和2B驚訝的看著它們擊落發出綠色指示光的Pod,甚至對殘骸不停射擊,重複檢測是否完全破壞。

 

Pod153: 確認排除造成YoRHa 9號機體損壞的危險因子。

Pod042: 確認排除造成YoRHa 2號機體損壞的危險因子。

 

 

該怎麼說呢,心裡是挺開心Pod們理解了擔心這種情感,且將這種經驗應用在自己身上。不過聽完Pod的報告後,YoRHa清除計畫實在讓我高興不起來,抹去一切存在證明什麼的。絕對無法接受。

 

Pod042: 報告:本機停止運作前將持續進行對2B的輔助。

Pod153: 同意。

 

“ 噗…”

難得看到2B笑了出來,她伸手拍拍Pod頂部,042旋轉上升後又重複了剛才發言。大概是高興的意思吧。

 

如果他們有一天真的能發展出和我們同等的思考迴路,也不錯呢。


评论(5)
热度(1)

© 沒有所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