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掉天狼坑嗚嗚嗚,吃米尤、吃不夠!!小狼犬嗷嗷叫聽的人受不了!?!?(喘
歡迎老司機們評論區聊天開車>_o(欸

< Nier > He smiled. 01

98019,少年寄宿學校設定,陰暗注意。

有強O虐待冷漠ry…,總之慎入,

我居然快過年還寫這種的,都是黑糖啦www

有人有推薦的寶石南極同人嗎我飢渴難耐? (錯棚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9S剛來到寄宿學校是在一個灰濛濛的雪天。

這不是普通孩子會被送來的地方,富商、軍官之子,或有聲譽的地方名望...,那讓他對這裡的空氣過敏,可笑的是校方為了”避免”階級歧視,在學期間規定學生以代號相稱,不得透漏個人背景。

 

黑頭車停在沾了灰的雪白上,現在是工業興起的時刻,它帶給中下階層更多工作機會、上流社會賺進更多財富,還有驚人的貧富差距。漆黑的厚重木門雕刻著盾牌和展翅老鷹,其後宿舍大廳的壁爐燒著,溫差讓9S打了個大大的噴嚏。

 

父親為了把礙眼的東西挪出視線,省的煩心也順便避免和女僕的苟且之事被傳出去,所以從今天我來到這裡,開始三年的寄宿。我是二房夫人,應該說和外頭女人生的麻煩,據說是某個夜總會的當家? 記憶中沒有和她談過,座位太遠了。

但只要有姐姐就好了。

她很木訥,雖然馬術、狩獵、經濟學精通,但對於應對進退卻有些死板,應該說笨拙…,哈哈哈,她是最誠實的、我最喜愛的姊姊,沒有大房兒女的架子,但有成為領導者的氣度。…甚至使12歲的我就覬覦美麗的她。呵,未來的繼承者啊,也輪不到自己的。

 

房間看起來久未使用但還算整潔,至少棉被沒發出可怕的霉味,有些慶幸這裡是單人間,關上門就不用擺出虛偽的禮節。教官簡單介紹環境後就離開了,我打開小燈,昏黃的光沒有帶來溫暖,這地方依舊該死的冷。

 

已經晚上10點30分,依規定每早7點半在餐聽集合。

我立刻放棄尋找煤炭或敲醒隔壁房的傢伙,可不想第一天就得罪人啊,黑漆漆的壁爐沒有功能,從裏頭吹出的風讓房裡更冷,蓋上被子也得繼續打冷顫,閉眼想了想第一天病假也不錯,可以跳過煩人的自我介紹。

雙腳在被裡摩擦發出稀疏聲,腦中閃過方才一樓大廳溫暖的火光,我忍不住抱著毛毯下樓,盤算快到早上再溜回房間。除了充滿耳邊、煤炭燃燒的霹啪作響,我意料外聽見紙張翻頁的摩擦聲,十分細微、沉穩的。

 

那人靠在暖爐旁的沙發椅,柔軟的褐色短髮散落在紅天鵝絨布上,溫軟的色調讓蒼白的臉似乎有了血色,看他蓋著毛毯近乎側躺的姿勢,或許也打算睡在這裡。

 

" 我可以坐在你對面嗎?"

 

 

他禮貌性地笑了,我也微笑地打了招呼。

看起來和我差不多年紀,潔癖的三七分瀏海,在他撥開擋住視線的額髮時,我看見翠綠的眼珠子旁邊有顆痣,睫毛看起來很長。

 

意識到一直盯著他很失禮,我清了下喉嚨說到。

" 我是9S,第一天來到寄宿學校,請多指教。" 

 

他將目光離開書本,用依舊慵懶的坐姿看向我。

在火光反射下,他的眼就像燃燒的森林,漆黑的尖刺就藏在那裡,如此莫名其妙的聯想,我也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有某種預感,他不是表象那樣,我們都不。

應該在安靜中潛藏瘋狂,這才真實。

 

" 801S,很高興認識你。"

他的微笑真美。

 

這是我對他的第一印象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第一天上午總是冗長又毫無新意,校長致詞、學院長致詞、各部會長致詞、主任致詞,…致詞,致詞,學生代表致詞。

“ 二年級A班,801S。”

 

演講台上笑容可掬,眼角溫柔的彷彿新生春草,女教師們無不稱讚,和昨晚那個瘋狂的眼神絲毫連不起來。這裡的傢伙都是呢。黑色冬季毛線制服帶著柔軟卻又修飾的線條,皮鞋抹的烏黑發亮,繫上一絲不苟的領帶又使少年成熟幾分,合於標準的完美模樣。嗯,或許,挖掘他是個有趣的消遣。

給自己在這三年找些樂趣,不錯。

 

二年級的教室在離宿舍最近的地方,他們負責自治會的管理雜物,一年級剛來不懂,三年級不管事,麻煩活都落成堆了,但相對權限也大,宿舍單雙人房間分配、教室器材管理、甚至在校生吃住用品選購權都能掌握,打個比方,雖然投票過後的冬季餐廳廠商為肉料理豐富的豬跳舞農場,但由於價格談不攏,自治會能直接決定由票數第二的溫蒂芝士承包,不須徵詢其他意見。

 

歷史老校的學長學弟關係嚴謹,一年級自然不敢多嘴,若是三年級有問題呢?那就需要個圓滑的自治會長處理。顯然,801S對這事熟練,因為前任會長停學,他從一年級下學期就被拱上任了,據說搞得不錯。

 

“ 又是濃湯阿…”

小圓餐包、一份炒蛋、兩片培根和湯,開學第一週的午餐完全相同,因為美麗的價格成就七天換一次菜單,公告表示降雪結束就會改善,以、上。

 

幾天下來也熟悉環境,9S挺擅長離開人群,他想找個安靜的地方用餐順便攪弄幾下膩口的奶油炒蛋邊抱怨,這話可不能給學長們聽到呢。一年級教室的後方建有禮堂,音樂會、演講都在這裡舉辦,不過平常是上鎖的,自治會在第一天宿舍晚餐時就提過校園有些死角,安全起見嚴禁擅自進入,違規者罰打掃公區。

 

9S知道好奇心殺死貓的道理,但與其強迫自己不去想,大概失眠幾天、恍神好一陣子。So, why not ? 至少他對自己逃跑的速度挺有信心,附帶一些開鎖技巧,他一直對精密機械、比如說鐘錶之類的裝置非常感興趣,常常關在房間整天不吃不喝,小時候就拆解了音樂盒再完好的裝回去,只差幾個音…有點、不太合。

咳,不怎麼擅長音符。

 

提琴聲不合時宜的響起,在他翻過結霜的黑色欄杆,在他滾落枯葉堆發出沙沙聲,也在他搖開窗戶鑽進禮堂時。演奏者大概很投入,自己弄出這些動靜也沒有停下,還是說腦子凍壞了?大概是三年級的,仗著沒人敢動他。

 

聲音從禮堂側邊的練習室傳來,我不知道是什麼曲子,好像充滿跳躍感和詭譎,就算聽了讓人頭皮發麻卻引起好奇心。不自覺顛起腳尖行走,如果打斷他就不知道是誰在那,其實我不曉得自己在意的是什麼,或許是誰在都不重要。

 

“ 是什麼?”

 

琴聲停下的那刻,9S馬上脫口而出,雖然他連自己的問題是什麼都不了解。不過被問的人大概也不在意問題是什麼,下巴依舊斜靠在提琴上,棕色的髮絲垂在琴弦,或許在享受琴弦發出最後一絲的餘韻。

 

“ 帕格尼尼隨想曲,第24首。”

 

“ 聽起來像三明治…”

 

“ 你真的在意?”

 

“ 不,我不知道。”

 

801S轉過頭正眼看我,眼神看起來有些疲憊,像下雨前的森林,但嘴角還是公式化的扯了個微笑給我。他慢悠悠地把提琴放回架上,把他們收回上鎖的玻璃櫃中,順便欣賞弦樂器整齊排列的舒心景象。

 

“ 我倒是有個問題,”

 

“ 介意先說你為什麼有鑰匙嗎? 翻個牆午餐都冷了。”

 

“ 自治會成員擁有各自管理區域的門禁鑰匙,能接受這個理由?”

 

“ 這已經是事實了吧…,那你想問什麼?”

9S把紙袋裡的餐包拿出來,又冷又硬的口感讓他嫌棄的扔回紙袋。

 

“ 禮堂是明定的禁區,還是說一年級的學弟不清楚?”

他說著撥了下額髮,我看見他右眼下方有顆痣。

 

“ 學長饒了我嘛,或許你不希望演奏被打斷?”

 

“ 嗯聽起來的意思是,[如果想繼續拉琴就別多嘴],我有會錯意嗎?”

 

“ 我怎麼敢對[學長]講這種話呢”

 

提醒午休結束的鐘聲響起,看來可以溜了。

本來我是這麼想的。

 

“ 我想禮堂需要有人一起維護整潔”

 

“ …上課鐘不是響了嗎,學長…?”

 

“ 課後打掃,以上。”

 

 

 

 

**

A sweet disorder in the dress

Kindles in clothes a wantonness;

裙衫甜美的凌亂,引燃衣裳的歡鬧;

 

A cuff neglectful, and thereby
Ribbons to flow confusedly;

袖口怠忽職守,因而絲帶紊亂地飄垂著;

 

A careless shoe-string, in whose tie
I see a wild civility:

粗心大意的鞋帶,繫綁著野性的文雅:


Do more bewitch me, than when art
Is too precise in every part.

這些對我的魔力,遠勝一切中規中矩時。

 

-Robert Herrick-

 

 

這個房間一如既往的黯淡冷漠,外頭刺骨的二月雪令人厭惡,裏頭悶熱潮濕的腥味更使我作嘔。所以我用力呼吸,用力、呼、吸,任淚水鼻水汗水吞進胃裡,祈禱汙穢盡快遠離,把發皺的襯衫筆挺穿回身上,把敞開的領帶袖口緊密的繫回身上,抹去皮鞋與身上腥臭的氣味,一切如故的、套回身上。

 

這是我的祈禱,願一切維持中規中矩時。

 

**

 

 

教師似乎都有板著臉的習慣。

大部分是為了在青春期少年面前保持威嚴,回到辦公室又能有說有笑,自治會幹部清楚的很,除了數理學的里斯本先生。

 

“ 里斯本老師,請讓我參加補考!”

 

“ 我拒絕。”

 

“ 老師請聽我解釋,當天是因為自治會臨時出現狀況…”

 

“ 你應該請同學告知我有事耽擱,而不是整堂課消失”

 

“ ……。”

42S那天為了霸凌事件埋伏在倉庫附近,的確當天有和他一起處理的幹部4S,只不過被對方一句[ 娃娃臉的$&]給激怒,演變成打群架事件,慶幸的是被拖下水的4S受輕傷,自己雖然臉打腫了不過安全救出32S,算是將功贖罪沒怎麼被追究。他是這樣以為的,除了眼前這位頑固的數理教師。

 

“ 報告。”

801S拿著一疊表格走來,非常好的登場時間。

 

“ 801…”

眼巴巴看著面前似笑非笑的傢伙,42S難得示弱。

 

“ 里斯本老師,導師會議決定將受霸凌的32S轉至貴班,4S將暫時陪同幾週協助適應,麻煩在表格簽字”

 

“ 了解”

鋼筆流暢的簽名,不帶多餘的動作。

 

“ 42S,向里斯本老師道歉吧”

 

“ 诶…?”

 

“ 整節課消失,如果是發生什麼意外,被變態擄走、滑倒跌斷腿,或是掉水池裡凍壞腦子……,讓老師擔心可是嚴重的錯誤行為”

 

“ 是……”

這死人妖。

 

“ 但至少是基於保護同學安全才犯的錯,或許能用其他方式彌補”

 

“ 你是指?”

 

“ 不如這樣吧,讓42S作為32S的伴讀及輔導員協助適應,畢竟他對人際關係處理圓滑,自治會也能節省人力,里斯本老師覺得如何?”

 

“ 801S,…你這傢伙。”

 

四周空氣又陷入沉默,42S不得不把皮繃緊,等待被當或是補救成功的宣判。

 

“ ……。”

 

“ 42S,道歉。”

 

原來是在等我開口嗎!這兩個是有預謀的一搭一唱吧!

“ 非常抱歉,讓您擔心了,里斯本老師。”

 

“ 嗯。”

 

預備鈴響起,里斯本先生離開座位,拿著書往教室走去。

 

“ 那32S就拜、託、你啦~”

三七分的傢伙在我耳邊笑說。

 

他討厭801S不是第一天了,是入學至今…。

頭好痛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他是個安靜的孩子。

不太前面也不是最後,被安排在中間區域的座位,像是空氣般的孩子,這是我對32S的印象,這種不被重視的存在往往是最無害的,如同他口袋藏的松鼠。

保持安靜的知道所有秘密。

 

” 又走神了?”

是阿打掃禮堂的時候又被你突擊檢查。

 

棕色的髮尾還有些溫熱的水蒸氣,801S靠近時彷彿有股淡淡的花草香,微微濕潤的睫毛讓他看起來帶著睏意,隱約可以看到脖頸被燙紅的三條印痕。原來不只是潔癖,還是人妖阿。

 

9S故意俏皮的湊過去聞,突然這樣做讓對方縮了下脖子。

“ 因為學長太~香~啦~”

說完誇張的打了噴嚏。

 

“ 對我過敏就直說吧,小兔崽子”

 

“ 怎麼會呢,能跟美人學長相處是我的榮幸”

 

雖然這陣子因為42S也跟著9S轉去他們班,但相處幾天怎麼就變成一個樣了,大概是那傢伙有意報復自己吧。看來這兩個麻煩得加強整頓…,這樣想著更是覺得全身痠痛起來。

 

“ 那明早的文學課可別[又]睡了,學、弟”

 

“ 昰~”

 

不得不說801S從頭到腳散發著古典氣息,音樂、詩歌、社交舞,他像個優雅的舊世代歐洲貴族,但絲毫不古板、完美融入在這個工業興起的時期,不像那些擁有莊園的腐敗貴族,依舊保持著他的紳士風度。

簡單說,就是相處起來像個老頭。

 

文學課的羅切斯先生倒是非常中意,甚至自己掏錢雇用為助理。美其名在批改作業,實際上大概整個下午都喝著錫蘭紅茶,吃著塗滿櫻桃果醬的思康,笑呵呵的討論莎士比亞吧。畫面想像起來更人妖了。

文學課的成績有一半,唔…大概百分之六十吧,由他掌握,包含遲到早退、上課打盹、禮儀不佳、服儀不整、作業遲教…,潔癖可多了。

 

真是完全搭不上線,處在科學及工業的雙重實證精神下,我無法喜歡那些感性過度的東西,齒輪的機械結構、整齊的設計圖和各種化學結構,理性的眼見為憑才該是這年代的…!

 

“ 我在這裡都能走神?”

801S冒著熱氣的臉突然靠近,甚至眼睫毛都刷過我的額頭。

 

像是察覺我的呼吸一滯,他瞇起眼,又露出第一次見面時那種似笑非笑的微妙弧度,濕潤的霧氣在眼中盤旋,如同下過雨的翠林那樣清新沁人,彷彿能從視線中嗅出青草跟薄荷的香氣。和那雙眼散出的涼爽不同,溫熱的鼻息提醒我還在靠近,距離短得只要抬頭就能擦過眼角的痣,我的意思是,只要張嘴說話、嘴唇就碰到那顆痣,所以他是在讓我閉嘴嗎?

 

快憋不住呼吸了,我下意識想後退,但正呼出氣時他的鼻尖卻向前蹭了我,極癢的觸感讓人整張臉發抖,還像給熱水燙到似的燒紅。

 

我不可置信的瞪著元凶,801S卻像沒事般,揮揮手準備走人。

 

“ 怎麼?你的表情是不希望我走?”

他撩開額髮,十分惡劣的指著自己鼻尖,非常直接的嘲笑。

 

我不知怎麼的有些怒了。

平常這種程度的玩笑該是沒甚麼,回一句學長不要就可以了事的……,因為自己期待的不是他?這陣子被欺壓的積怨?或是那該死的微笑?

都有、或許吧,什麼都無所謂。

 

沉默讓801S收起笑容,正想說些什麼,9S卻走到跟前,一把捏住他的臉,是的,真的是捏,這讓801S痛的皺眉,掙扎地想推開對方時,眼睛卻被咬了。這小狼狗瘋了啃自己的臉,能感受到皮膚被叼住拉扯,正好是那顆痣的位置,感覺被壓住的人準備揮拳,9S才迅速放開,如同回敬他的笑,也瞇起眼睛看著他。

 

“ 學長~”

 

嘖,這小子…。

 

“ 之後也多指教啦~”

說完還伸出手示意要牽他起身。

 

801S握住那隻手,恢復平常笑容可掬的模樣,手腕的力道卻是不清。

“ 多指教,…9S。”

 

 

或許挺有趣的。



评论(5)
热度(15)

© 沒有所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