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掉天狼坑嗚嗚嗚,吃米尤、吃不夠!!小狼犬嗷嗷叫聽的人受不了!?!?(喘
歡迎老司機們評論區聊天開車>_o(欸

<米優> 你那是什麼眼神

某天受到黃桃大大的啟發 → 兄弟愛love (坐等TBC

補充:還有吉子大大的米迦不良少年設定!謝謝兔子提醒,吉子都留言了我居然沒想到OTZ請原諒失智的我ry
所以忍不住來犯罪一下>_O(欸

 

設定是叛逆中學米跟小學畢業優,

正要開始翹家的年紀,就交給哥哥大人調教了☆

依舊文筆0分。話說寫完覺得有點腎虛...(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“ 優,這時間你想去哪”

 

米迦爾明顯不悅的語氣,讓原本想逃跑的人僵直愣在原地。

接近晚上十一點,趁著父母今天都不在家,優一郎口袋藏著從同學那裏拿來的半包菸,正打算去網吧當個翹家少年。

沒想到才出門幾步就遇上米迦,嘖,這傢伙平常都凌晨才回來的。

 

雖然很想吐槽,但是米迦爾盯著自己的眼神像畢業典禮那天一樣恐怖。

一群小學生剛參加完儀式,就在街上遇到流氓,優一郎當然不服氣的和對方打起來,結果沒幾下就被揍飛了。正當優掙扎得從牆腳爬起來,想再衝過去時,米迦爾來了,朝著流氓跨下就是結實的一腳,那傢伙還來不及慘叫就被米迦爾單手扣住後頸,手下跩著狠勁往牆角砸,每掄幾下都能看到地板甩開幾攤血,最後居然哀不出聲就暈了過去,像抹布一樣軟在地上。

 


優一郎簡直看呆了。

雖然知道米迦爾從升上中學後就變成不良少年,抽菸喝酒睡妹樣樣來,但是他這是第一次親眼看到哥哥動手教訓人。末了把手插口袋,暴戾的氣息從他眼神透露,帶著充滿不屑的目光在挑釁剩下兩人。

 

“ 剛剛動手的還有誰”

 

優一郎只記得那天三個流氓幾乎被打成重傷進了醫院。而米迦爾只是默默牽起他的手,領著回家擦藥。最後留一句” 沒實力就別跟人打架”的警告,又出門了。

 

被米迦爾小看這件事讓他氣炸了,完全忽略哥哥當時語氣中的心疼。

之後好一陣子優都不願意跟米迦說話,只想著趕快鍛煉變得更強,整天往紅蓮老師的道場跑,理直氣壯的不繳學費拜師學藝。雖然又是被揍飛幾頓(這是米迦爾和紅連槓上的最大原因),不過確實順利學到些防身技巧。

 

 

而夜晚才正要開始。

 

本來喜孜孜的要去體驗夜生活,就這樣被攔下帶回家,誰會這麼聽話啊!

優一郎下定決心似的弓起身子,右手不忘顧好口袋的菸盒,單手翻過圍欄朝小巷子裡逃去。他對自己的速度還是頗有信心的,以往每年大隊接力可都是最後一棒呢!正回頭想作個鬼臉示威,米迦爾的臉就放大貼了上來。

 

優一郎立馬嚇得腳步踉蹌,半張臉就要跟柏油路來段親密滑壘時,身子輕飄飄的往上提,然後在夜晚濕涼的水泥牆上被壁咚了。

頭上路燈的光線,恰好讓米迦爾臉上蒙上銳利的陰影,彷彿下一秒就會撕開自己的喉嚨。他兩個人都沒有說話,米迦爾是火的,優一郎是怕的。


突然雙手被米迦爾鉗住,一隻手伸進右邊的口袋輕輕鬆鬆的撈出菸盒,優緊張的想揮開他,卻被抓的死死的,而優一郎自知理虧也不敢回嗆。再次陷入沉默的幾秒鐘後,米迦爾慢慢的,舉起拳頭靠近,優在看到後倒也乾脆的閉上眼睛。

 


然後就被米迦用握著菸盒的手敲了頭。

 

诶,這就沒了?

優一郎實在按奈不住這種氣氛,猛的拉住米迦爾手腕大吼。

“ 你到底想怎樣啊!”

感覺自己又被小看讓他羞恥頓起,怒火燒的優一郎居然朝米迦瞪了一眼。雖然哥哥從小就很寵他,但是這年紀的自尊讓他完全不能接受被看扁,還寧願爽快的被揍,而不是被米迦爾阻止自己”長大”。

 

優這樣一瞪,米迦爾也少見的不爽了。

他單手扳住優的下巴,強迫弟弟還帶著稚氣的雙眼直視自己。

“ 你那是什麼眼神 ”

 

危險的語氣讓優抖了幾下,但又不服輸的回握米迦手腕頂撞回去。

“你自己都半夜才回家!滿身菸味...!”

 

優把自己的視線朝路旁撇開,

“ 而且......爸媽不在的時候,還帶女人回來,我都知道好嗎......”

“ ...又不是聾子。”

 

米迦爾心情複雜的嘆了口氣,大概弟弟會學壞,自己也得負責。米迦爾從口袋掏出打火機點菸,背過優一郎狠狠的吸了大口,想要冷靜下來。剛想開口勸他,就聽到後面有人不服氣的嘟囔。米迦爾只是苦笑,又吸了小口菸含在嘴裡,轉身彎腰掐住優一郎的後頸就親了上去,順便用舌頭翹開唇瓣把那口菸氣吹進小巧的嘴裡。

優一郎腳軟的跌坐地上,同時雙手扶住脖頸,想止住劇烈的咳嗽,但是辛辣嗆鼻的菸氣仍鑽進他每一吋肺泡,刺激得讓他眼角都滲出淚來。米迦爾輕撫他的後背,安靜的來回摩梭。


“ 這樣你還想抽菸嗎 ”

優還在慢慢喘氣,但彆扭的不肯回答。

看到他臉上佈滿缺氧的紅暈,還有因為不甘心被捉弄而緊咬的唇,米迦爾有點後悔萬一可愛的弟弟不原諒他怎麼辦。

 

背著跟自己冷戰的優走到家門,米迦爾彎腰把要做咖哩的材料一併拎回,本來今天提早回來,是想給最近不理人的弟弟煮好明天午餐。

看到地上有些撞歪的包裝盒,優輕手輕腳從哥哥的背上爬下來,在低頭猶豫了一下後伸手抱住米迦的脖子,掛在他耳邊,用小聲到幾乎聽不清的氣音開口。


“ 哥...,抱歉。”說完就帶著紅透的耳根衝進浴室洗澡。

 

米迦決定還是給小優煮好咖哩。

 

等廚房收拾好已經過十二點了,想著今天早點洗洗睡的米迦爾,驚訝的發現優一郎趴在自己床上,整張臉埋進枕頭,只露出亮晶晶得翠綠大眼目不轉睛的盯著他。

“ 喂,米迦......”床上的人捲著棉被,把自己縮得更小了。

 

“ 不要再把我當成小鬼了,......不想被人瞧不起...”

 

“ 反正爸媽也說我比不上你...”

 

米迦爾正想出聲安慰他,那團棉被就撲上來蓋住自己,嘴唇上傳來溫熱的觸感,像是軟軟的棉花糖在親吻自己。越想越不妙,他拉開被子把亂動的優壓在床上。

 

“ 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嗎”

身下人暖呼呼軟綿綿的嘴唇一張一闔,綠色的眸子看起來有點委屈。

 

“ 之前有次半夜醒來,去廁所的時候看到的......”

“ 有個女生纏著你接吻,還進了房間。” 

 

正想打斷他繼續說下去,優一郎紅著眼眶,淚水滑落的速度讓米迦爾愣住了。

“ 之後你過了好一陣子都不理我...... ”

 

米迦爾煩躁的扯開馬尾揉了幾下,有點無法消化弟弟竟然吃醋了,雖然從小就很喜歡很疼愛,甚至想在上了中學後的青春期把優吃掉。但是優還未成年、...那雙純真的水亮眼睛。天知道是花了多大的自制力忍耐,所以想盡量遠離優一郎,大概是這樣才變成不良少年。

 

現在弟弟坐在自己床上,可憐兮兮的抽泣著。

米迦爾衝動的想要犯罪,最好粗魯的占有他威脅他,讓他乖乖的只敢看著自己。

這樣瘋狂的想法轉變為無比的恐慌,因為小優會討厭他的。

兩個人安靜了一陣子。

 

 

“ 米迦,讓我長大吧”有個軟軟的聲音說著,趴上後背。

 

“ 這樣米迦一定就會理我了”

看著眼前少年滑嫩的皮膚,剛才哭過而沾著水色的雙眼,和雖然還有些瘦弱,但開始抽高舒展的身型,米迦爾嚥了下口水,用僅存的半點理智確認。

“ 優,真的不後悔嗎,你知道我們那天...做的是什麼嗎...”壓抑著心裡的衝動,米迦爾的聲音有些顫抖。

 

“ 哼,知道啦...畢業前幾天和同學偷看過片子...”

 

 

“ 看起來,...很舒服的樣子......”


愛的教育不能等♡


 

 

輕柔的幫熟睡的優清洗一番,米迦爾滿足的抱著他睡了。手指寵溺的揉著黑髮,鼻尖滿足的嗅著可愛弟弟的味道。

 

等小優明天起床,熱咖裡給他吃吧。

 

 

END☆

 



评论(52)
热度(158)

© 沒有所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