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掉天狼坑嗚嗚嗚,吃米尤、吃不夠!!小狼犬嗷嗷叫聽的人受不了!?!?(喘
歡迎老司機們評論區聊天開車>_o(欸

<米優> Disorder 失調症 09-10

09

 

知道米迦爾幾個月才放次長假,優打消了拉他當苦力的念頭。

雖然對方隔天準時出現在孤兒院門口。

 

反正米迦是自願的吧,嗚......我可沒逼他來。

忙碌的日子讓他淡忘前幾天的事,像什麼都沒發生,一切如常,米迦爾的影子也很快融入自己的生活。

睡著同張床的幾天,優一郎會在換紗布的時候盯著米迦爾的海藍瞳孔,目不轉睛的視線讓對方不太自在,米迦總是扭過頭假裝無所謂的逗著優,說是不是長得太帥愛上我了,而優會後知後覺的紅了臉,回嘴說是眼睛顏色好看、不是你長得好看。最後以米迦擺出老師的架勢,教育這只是虹膜的遺傳,順帶複讀幾遍英文,iris,互相鬥著嘴進入夢鄉。

 

米迦爾的假期過了大半。

也是這幾天,優一郎答應店長的打工時數完成,在離開前被熱情的灌了酒,這讓他的腦袋暈呼呼的,好不容易晃回孤兒院門口。之後走回房間的路幾乎是給米迦爾扛著。

 

“ 剛出院就喝成這樣,小優以後怎麼辦阿”說著邊幫他換上睡衣。

 

躺在床上的人聽到忽然彈起,揪住米迦爾的衣領,打了個酒嗝。

“ 米迦治好我...,就好啦,咕嗚”優一郎傻笑著,額頭用力蹭著米迦爾的脖子。

拉不開黏在身上的醉漢,米迦爾乾脆抱著優睡了,手掌用些力,安撫的順著優的後頸,讓本來還在亂動的人終於安份下來。幾天的搬運讓兩人都累壞了,沉沉的睡到清晨。

被啤酒脹滿胃袋,優一郎搖晃著摸索牆壁,進去浴室吐了回慘烈,藉著窗外透進的光走回床邊,就這樣呆愣的盯著米迦熟睡的臉。

 

手下的皮膚摸起來綿綿滑滑,髮絲有著洗髮水清爽的薄荷味,撥開遮住脖頸的幾束金黃,底下的頸子帶著甜甜的奶香。嘴唇彷彿被香味吸引,在頸項印下一吻,然後是剩下淡淡瘀痕的臉頰,還有好像在發抖的,微張的嘴。四片唇瓣廝磨,那軟軟的觸感很好,優忍不住的吸吮幾下,然後鑽進對方的懷裡,睡著了。

 

隔了幾分鐘,確認優不會醒來,米迦放鬆捏緊被單的手,嗅著對方吐出的淡淡酒氣。和清醒時不同的寧靜睡臉,讓他有回吻的慾望。


他需要冷靜幾天。

掙扎的穿上羽絨外套,他看見床上人的手揮空抓著什麼,嘴裡發出焦躁的夢囈。米迦爾靠近他,用手指溜過唇瓣,悄悄戳了下嘴角。優有些皺眉的鼓起臉頰。

 

他墊著腳走出房間,經過早晨冷清的走廊,緩緩的離開孤兒院。

 

 

米迦爾一消失就是幾天,長假差不多要結束了。

園裡的整修進行順利,只剩留下監工的優一郎,住在偌大的宅子裡。

他有些懊悔自己沒跟米迦爾要聯絡方式。大概猜到是因為那晚弄醒了米迦爾,被一個認識幾天的陌生人偷親,還是同性,真的是挺糟的一件事。可以的話他想好好跟米迦爾道歉,說自己是喝醉了還沒醒酒,說自己是衝動、不小心。

說自己是真的喜歡上他了,而且是從還在孤兒院的時候。

 

這種話講了也不會信吧。連自己都不敢確定會有這麼巧的事,且對方還保有相識時的醫師頭銜,他就只能算個病人。米迦爾治療過的,幾千個精神病患之一。


這樣連著幾天,空曠的被窩讓優一郎感覺體溫在不斷下降。

他有些頭暈的跪下,明明是大白天的暖氣房,腳底卻爬上股陰涼的感覺。

優覺得自己不太好,藥有按時吃、晚上早早睡,但眼前的景象如蠟燭般開始融化、扭曲,感覺四週的空間染上頻果一樣的紅,壓縮著吞噬他。

優只能艱難的爬回床緣,墜入從前的鮮紅夢境。

 

10

 

身體還在下墜。

睜開眼,優一郎發現自己站在凌亂的客廳,還來不及驚訝,母親的哭聲就從頭頂傳來。那張沾滿父親鮮血的臉,由上而下的看著自己,冰涼的淚珠還不停滾落掉進自己眼中。她悲傷的神色讓優跟著難過起來,在懷抱中奮力的伸直小手,想抹掉那痛苦的表情。優想說不要哭了,我會一直陪在母親身邊,我會一直在的。

但他發不出聲。

 

優看著母親起身,衣服慢慢染成了鮮紅,一道道口子劃開她纖細得身子。

她就像顆蘋果,被利刃切開後散落開來,優崩潰的發現,父親和母親都消失了。熟悉的客廳裡只剩堆滿的蘋果和嚎啕大哭的自己。

 

 

米迦爾回到孤兒院時,宅子裡一盞燈都沒亮。現在還是晚餐時間。

提著佛蒙特和瓶裝水,疑惑的打開優的房門,那人軟弱的趴在床旁,臉上是緊閉的眼睛和大口喘氣的嘴,裡頭還露出哽咽的尖叫。

 

“ 優、優!”

對方沒有反應,像是完全沉浸在那些可怕的夢境。

 

米迦爾翻出櫃子裡的藥包,發現還剩下顆鎮靜藥,想也不想的含在嘴裡,喝口水用嘴餵給了他。喉間咕嘟一聲,應該是吃下去了。米迦爾把他抱上床,十指緊扣住優的手。感覺對方仍在不停得發抖,他想著再去拿條棉被。

抽開手的瞬間,米迦爾被粗暴跩著按回床上,優一郎正張大眼睛,表情驚恐的看著他,嘴裡還在急促得喘氣。

 

 

他聽見了鬼的誘惑。

 

 

“ 優......”

小孩那雙尖銳的爪子刺進心臟。

 

“ 順從自己的慾望吧......”

可是會被討厭的。

 

“ 更多,更多、更多......”

求你,不要讓他拒絕我。

 

照進現實的冰涼吐息,誘人的震動耳膜。

 

“ 人類啊...,最渴望的,就是順從自己的慾望......”

優一郎放棄的微微點頭,像受到蠱惑似的,指尖挑著身下人敏感的部位。

 

鬼的笑聲燃燒理智,不堪的慾望破牢而出。那就是,

“ ......胡、作、非、為。”


部份10章


點不開連結請複製網址↓


http://www.weibo.com/5874360271/DtuJ25WZB?ref=home&type=comment#_rnd1462075858440

 

 

 

優一郎醒了過來,他做了個瘋狂的夢。

耳邊傳來戶外施工的吆喝聲。和往常不同的是,微腫的嘴唇、痠麻的後穴,和嘴裡泛著的淡淡腥味。

相同的是,腳底竄起的冰涼溫度、昏沉脹痛的腦袋,

 

和空無一人的床邊。



评论(20)
热度(67)

© 沒有所以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