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近掉天狼坑嗚嗚嗚,吃米尤、吃不夠!!小狼犬嗷嗷叫聽的人受不了!?!?(喘
歡迎老司機們評論區聊天開車>_o(欸

<米優> Mother Goose 00


***注: 此篇八百年後才會更新,各位施主請慎入***

 

這是一個令人不舒服的故事。

裏頭充滿了我對這世界的負面認知,那些自私、殘忍、下流的,

所有不好的事都會發生在角色身上。

 

但在最後,我會把希望的未來放到他們身上,

因為我是膽小鬼呢。

p.s. 內容引用鵝媽媽童謠、捷克的吹笛手與眾多恐怖遊戲的梗,可能會忘記標來源,有人看到就提醒我下吧~寫一寫我自己都錯亂了OTZ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 

What are little boys made of ? 小男孩是由什么做的?
Frogs and snails青蛙和蜗牛
And puppy-dogs' tails, 还有小狗的尾巴

What are little girls made of ? 小女孩是由什么做的?
Sugar and spice糖和香料
And all that's nice. 都是那么的美好呀

 

“ 沒關係的,難過是不用忍的。”

他挪動溫熱的掌心,厚實的依靠讓小吉米哭了,但是倔強的眼淚懸在睫毛上,一抖一抖的搖晃著。

 

“ 男生哭了…嗚、會被笑的…”

 

“ 可是吉米想跟媽媽道別吧?”

聽到最想念的人,男孩哇的一聲大哭起來,手中緊握著壓碎的手錶。

 

“ 媽媽說一下就回來的…,一下就回來的!”

小爪子憤怒的劃過優一郎的手背,撕出長長的紅痕,上面沾了些細小的白色皮屑。而懷裡的小傢伙又一次的開始形容,那輛紅色大卡車是多麼邪惡。

 

“ 媽媽不是消失了,是換了個位置喔”

調整下姿勢,他緊緊回抱著男孩。見他摀起耳朵閃躲著,優一郎靠在他的耳邊輕輕說,你不必忘記媽媽,要把媽媽放在心裡的某個位置喔。

 

吉米跑開了,在其他親戚認為是欺負小孩的謾罵聲中,優一郎把吉米最愛的巧克力糖放在桌上,遞了訪視單給男孩父親準備離開。轉身前,樓梯間有對小眼睛閃爍著,囁嚅的嘴型不知道說了甚麼,優一郎忍不住回了個誇張的鬼臉,在聽見小聲的偷笑後滿意的離開了。

 

“ 學長…你沒事吧…?”

棕髮的青年是來見習的學弟,剛才從打招呼開始,那家人就死死盯住優一郎,看得他有些怕,於是優就沒讓他跟了。

 

“ 呼,沒事。只是沒被打過可別說你做過這行啦”

摸了摸手背的抓痕,他故意伸給學弟看,對方果然又縮了下。

 

優一郎目前是名社工,剛畢業就入行做了兩年,沒想到筱雅那傢伙這麼快扔實習生給他,也太壓榨人了真是……。

欸算了。

 

隨意選了間速食店,把基本知識講講,學弟走了他也可以趕快下班。

“ 所以說,哀傷輔導的基本原則是3T”

 

咬了口雙層吉事漢堡,優一郎邊嚼著邊說道。

 

“ 嗚,分別是tear、talk、time。簡單來說他想哭就哭、想講就講,然後給時間適應。總之,別讓我聽到男孩子不能哭這種話就好。”

故意使壞揪了人一眼,那學生趕緊打直坐正,嘴裡的雞塊都不敢嚼。

 

“ 好啦好啦下班啦!我先回家補個眠哈”

一口氣灌下冰涼涼的可樂,刺麻的爽感直衝腦門,那種氣泡在疲勞的腦中炸開、打個飽嗝的感覺真是屢試不爽。呼,走人。

 

看著一說下班,就整個人透出孩子氣的學長,青年也是醉了。

 

 

傍晚時間,街上到處飄著食物的香氣,隔街嘈雜的人群好像混和了消防的警笛。大概又是哪個攤販著火了吧。往車站的方向走又看見台支援的消防車,裏頭的駕駛真是帥阿,現在連打火的還看顏值嗎?我也能考慮失業後第二春了,然後都快到現場就關掉吵死人的鈴聲吧。

 

忍不住又拎幾支肉串和薑汁汽水,優一郎摸摸自己的肚子,嗯,團結力量大。

隨人群機械式的上車回家,又結束個工作日。

 

 

 

你說獅子跟獨角獸誰厲害?

哼,那隻角看起來又尖又利的,一刺就打贏了!

獅子也有爪子啊,而且獨角獸是和平的象徵,小優太笨啦。

誰笨啊!你根本偏心吧,呿、頭髮亂糟糟像獅子一樣…。

是小優弄亂的吧,哇啊啊別抓了啦!我跟院長老師告狀囉!

 

 

嗚,還真是亮瞎眼的金毛啊。

抬手遮住疲憊的眼,似乎是昨晚睡前忘了拉簾子,才六點多就給曬醒了。優一郎假裝自己是個捲餅,拉被子一滾躲進柔軟的枕頭下,上面露的半頂毛就像掉出餅外的黑橄欖,懶洋洋地給太陽烤著。

 

好像說有人會來支援吧?今天得把皮繃緊點啊,不然鐵定挨揍……。用毛毛蟲姿勢扭動幾下,優一郎決定早點起床,想想那戶人家住的遠些還得探路,好不容易再幾天就放連假了,希望別被打斷腿啊。不過拿菜刀揮球棒的都沒弄死他,應該這次也沒事吧?應該啦。

 

優一郎並非第一次做奇怪的夢,從小開始就斷斷續續的讀過某些片段,雖然夢中的主角是他,但總是處於情感抽離的狀況,自己像人偶般表演劇情,而一旁總是有個金髮的小鬼吵吵鬧鬧,這麼多年看不清對方的臉,嗯,大概長了暴牙吧,所以強制忘了。鏡中刮完鬍子的臉也挺帥哒!都是些不識貨的。

 

隨意喝了杯麥片,他換上工作用夾克,再次面對鏡子。黑色的短髮有些亂翹,底下麥色的肌膚略顯疲憊,在碧綠的眼旁水腫兩抹深色。面前的青年看來還有些稚氣,但才二十四歲的年紀就看到無數破碎的家庭和絕望的孩子,長期處於這種氛圍中的職業,很多人不是隔離情感避免傷害、就是跟著深陷其中而無法工作,要克制對個案冷淡或太投入。

 

啪!

 

他是優一郎,百夜優一郎。屬於他獨特的方式就是把自己打醒,腦袋清楚點才能維持中立。據本人專業的表示這是最簡單粗暴的好方法。

就是臉頰兩側會熱熱的紅潤些。

 

照這樣過去剛好是集合時間,祈禱來支援的能開快車,不然那地方拐錯彎就要繞一大圈了。今天拜訪的個案是家暴受虐兒,八歲的小女生,資料照片上有著微捲的褐髮和可愛的缺牙,花裙子下的小腿隱約能看見幾條瘀傷但依舊笑得燦爛。依當地關懷員表示,雖然推斷虐童為事實,無奈找不到鐵證且小孩子也不肯去醫院,只能柔性勸導,而最近幾次其父親酗酒頻率增加,鄰居甚至好幾次聽見小孩淒厲的哭聲。

 

清晨的霧氣微涼,沾在睫毛上凝成細小水珠。優一郎打了個噴嚏,整張臉潮溼柔軟的模樣像個文靜的小夥子,和工作時強悍的表現截然不同。記得學生時期還是個打架鬧事的毛小子,那脾氣衝的和豹子一樣,也不知怎麼的給上司兼舊友,筱雅那女人給騙進這行,該說是豹子被調教成小黑貓嗎。

真可怕。

 

遠遠看去,車站旁停了輛消防局的公務車,如果是派打火隊的來就太好了,個個體格強壯至少不會被醉漢踹飛。他靠近看車上沒人,大概是去買吃的吧,優一郎看旁邊長椅上剛好有路人也在吃早餐,就過去坐在另一端,趁有空拿出文件做批註,等下簡報給那人的東西才不會漏。鉛筆唰唰圈著重點,配上一旁喀哧喀哧的脆餅聲,實在很難集中精神,搭配牛奶蜂蜜燕麥粥的蒸氣,肚子咕咕的抗議幾聲。

下意識偷瞄隔壁那人,黑色長褲包裹勻稱長腿,上身簡單搭了米色高領毛線衣,在肩上垂落的幾綹金髮讓衣服顯得不那麼單調。他淡金色的睫毛也被露氣沁濕,清晨微弱的陽光照在上頭像波光粼粼的海面,噢,那雙眼睛是比海水稍深的藍色。

 

不小心盯得太久,優一郎尷尬的笑笑,翠綠的彎成好看的弧度,在他沒來的及開口,對方就從紙袋裡拿了一盒鬆餅遞給他,上面貼心的附上了楓糖漿和牛油球。這倒是讓他愣住了,現在人都流行請陌生人吃早點?

 

“ 吃吧。”

“ 你女朋友會不高興的。”

“ 你覺得我在搭訕你?”

“ 我是指那是買給她的早餐吧。”

“ 我沒女朋友。”

“ 呃,那個……不好意思我不是同性戀…。”

 

那人居然就這樣被麥片粥嗆到還大笑出來。

嘖嘖,難過筱雅說的是真的?帥哥都基佬?

 

“ 近藤米迦爾,消防隊員,現轄區警力不足故代替支援社工訪視”

說著邊拿出執照。都是亮瞎眼的認證。

 

“ 到車上吃吧,順便說我不是基佬”

 

優一郎邊嚼著鬆餅邊開始他的簡報。車輛往郊區行進,那些趕上班的車潮越發減少,窗外時不時飄起的毛毛細雨讓空氣清淨起來。米迦爾搖下車窗,外頭的水汽在高速行駛中像霧般鑽進車內,微微浸濕半張臉頰,他抬手抹抹,順帶把隔壁人臉上的楓糖漿抹去,繼續聽著愣了一下的報告。

 

“ 看起來真不像消防員”

 

“ 放心吧,該會的一樣不缺”

 

“ 剛說的,個案父親有酗酒和暴力事件,你看起來可不像會打架的”

 

“ 那小優試試?”

米迦爾說完還真的挪出手靠近,優躲了幾下就笑著抓住他的手腕,另一隻手故意使點勁,啪啪的朝手背打。

 

“ 哇社工打人!”

 

“ 不認真開車該打!”

 

第一天認識就玩開了真是…。雖然心裡忍不住吐槽,不過互相都挺開心的,在面對高危險案例前能這樣大笑出來還挺不賴的。

差不多是都吃完早餐的時間,停好車兩人先打電話向當地機關報到,確認後援待命就開始討論方案了。大致上來說就是打帶跑戰術,如果過程中發現小女孩珍妮有明顯外傷,就會先送醫院檢查,這時需留下一個人安撫父親情緒;若柔性勸導有效,能直接套出有利證據,那說不定能讓孩子去政府育幼院保護。

很明顯前者的機會較大,幾乎肯定會打起來。

 

“ 您好,請問是珍妮的父親嗎?”

米迦爾邊說邊偷丟了一記眼刀給身後的青年。

 

我不是來支援的嗎……

那人趁案父回頭時俏皮地回了個鬼臉,也就若無其事的網前進屋了,真不知道晚幾秒走前頭有差嗎。他忍不住在心裡翻了個白眼。

 

嗚噁……。

嘔吐物乾凅的黏在牆角,暗紅渣子混和肉類腐敗的腥臭,那大概是個未消化完的漢堡排吧。魚缸裡的金魚浮浮沉沉,泥濁的水應該久未更換,一缸子的糞便讓水生植物蔓出頂端,一眼看去就是隻綠色的魔爪正準備爬出水中,可能過不久那金魚就會成為他的養分吧。面前帶路的中年男人有些蹣跚,衣服上被酒漬沾滿一塊塊的斑駁,而讓人肯定那是酒漬的原因,是他一呼一吸之間吐出的濃濃薰味,好像他這輩子從沒請醒過一般。

真恐怖的味道。

 

珍妮正安安靜靜地收著外套,小巧的身軀像要跌進洗衣機裡,但是很快又撈出一大把襪子,顯然是熟練極了。見到好看大哥哥的探訪,她露出害羞的笑容,趕緊曬了衣服就領兩人進去客廳,裏頭應該剛被整理過,挺整齊。

只是沙發上的男人隨手扔了個啤酒罐,又弄髒了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現在是連試用期都還沒過的菜鳥狀態,所以完全不敢寫文OTZ
先發只是想督促自己,就算我明年才能更文,就算熾天使完結了,也要把文更完。這次真的是難得想了個比較完整的故事,大概全篇五萬字吧,只是最快也11月才會開始更新吧。

好吧,總之很開心有還留在坑底,看到這裡的同好>_O

如果有的話。


评论(16)
热度(33)

© 沒有所以 | Powered by LOFTER